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灌装泵 >

聚光科技子公司高管涉云南杞麓湖环保造假案

发布日期:2021-07-23 11:04   来源:未知   阅读:

  聚光科技(300203,SZ;昨日收盘价11.22元)子公司总经理涉云南杞麓湖环保造假案。

  云南聚光科技300203股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聚光)是聚光科技持股51%的子公司。近日,云南省纪委监委披露,云南聚光总经理叶国兵在杞麓湖环保造假案中涉嫌行贿玉溪时任副市长贺彬,并与之联手开展所谓“柔性围隔”项目,干扰水质监测,造成水质改善的假象。目前,叶国兵已被采取留置措施。

  在叶国兵曾行贿贺彬的基础上,《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梳理发现,云南聚光曾在2017年中标杞麓湖流域村落环境综合整治工程、云南省生态环境厅生态环境监测相关项目(贺彬曾任云南生态环境厅副厅长),两个项目涉及金额合计过亿元。那么,担任过云南生态环境厅副厅长、玉溪市副市长的贺彬,是否为云南聚光中标这些项目提供了便利?

  安徽徽达律师事务所方正律师表示,此事对上市公司的影响,需要看是个人行为还是单位行为,区分的界限是看是否体现单位的意志以及是否为了单位的利益。如果是单位行为,公司要面临罚款。

  杞麓湖是云南省玉溪市三大高原湖泊之一。近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了一部系列纪录片《杞麓湖的呐喊》,记录了杞麓湖如何在人为环保造假的推动下,水质恶化趋势日益明显的情况。其中,纪录片第七集“利益的捆绑”揭露了杞麓湖治理过程中所涉及的,尤以“柔性围隔”项目为典型代表。其中的官员是指贺彬,他也是“柔性围隔”项目的主操盘手,不法商人则是叶国兵。

  早在4月,生态环境部便曾通报过该“柔性围隔”项目。此前,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玉溪市现场督察时发现,玉溪市通海县在杞麓湖污染治理工作中搞样子工程,水质日趋恶化。这些“样子工程”包括玉溪市投资2300万元,用PVC双面涂层防水布,在湖心国控监测点周边建成内外两圈U字型柔性围隔工程,从而在监测点周围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水域,防止好水流出去、差水流进来,从而人为干扰水质监测采样环境。

  贺彬又是如何联手叶国兵完成这一虚假项目的呢?贺彬在出任玉溪市副市长前,曾担任云南省环境科学所工程师、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具有环境治理相关的专业背景。因此,他直接提出建围隔的想法,甚至还请了相应的一些专家技术团队,来论证该项目能否起到弄虚作假的最优效果。

  在项目上马过程中,叶国兵则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贺彬曾称:“我让叶国兵去找南京智水(南京智水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的,具体签订这个(柔性围隔)合同,然后把方案做出来。帮他们协调昆明市环科院,给他们提供资质。在招标以前就已经安排叶国兵去采购、预定这些材料,想让他尽快得手。”

  据贺彬回忆,他与叶国兵认识多年,自2012年起逢年过节会收到来自叶国兵的行贿礼金,2到3万元不等。贺彬说:“在环保厅期间,因为多年来一直收受他的礼金澳门六合开奖现场手机版!我成为他今后工作当中的获取项目的帮凶。”

  对此,叶国兵也坦言:“贺彬我认识很多年了,平时过年过节也会给他送点红包,有时也请托过他。当时的想法就是,他在环保领域各方面资源都挺好的,就是想跟他搞好关系,希望他在项目上对我有所关照。”

  随着贺彬的落马,叶国兵涉嫌行贿国家公职人员的事实也被揭露。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披露,叶国兵因涉嫌行贿,已被留置,配合调查。其身份为云南聚光总经理、云南中皇环保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皇环保)副董事长。

  记者还注意到,聚光科技还曾计划100%持股云南聚光。聚光科技2015年年报显示,云南聚光成立于当年12月22日,公司持股当时比例显示为100%,只是尚未实际出资。启信宝上的云南聚光2015年年报则显示,聚光科技持股比例是51%,中皇环保、云南凯威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威特)持股25%和24%。

  从聚光科技年报来看,公司近几年不断增加对云南聚光的投资,截至2020年末,实缴资金为765万元。

  子公司总经理被调查,聚光科技投资者议论纷纷。聚光科技则在7月8日于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称:云南聚光是由聚光科技、中皇环保、凯威特三者成立的合资公司,中皇环保和凯威特的股东叶国兵出任云南聚光的总经理。

  记者注意到,工商资料显示,叶国兵还持有中皇环保33%股份、凯威特35%股份。

  总经理叶国兵在杞麓湖环保造假案中涉嫌行贿玉溪时任副市长贺彬。而在2017年,云南聚光也与“杞麓湖”直接产生过联系,即曾中标杞麓湖流域村落环境综合整治工程。

  事起于2017年3月,通海县政府网站显示,杞麓湖村落工程当时初步设计获得批复,批复投资为6209.61万元。之后,据中国政府采购网文章,杞麓湖村落工程于当年9月开始招标。

  招标前夕,云南聚光就该项目与当地政府有过接触。2017年8月4日,《云南日报》的一则“杞麓湖加大推进治理力度”新闻披露,杞麓湖村落工程已与云南聚光签订框架协议。

  8月14日,通海县政府召集相关部门听取了聚光科技杞麓湖主要入湖河道综合治理方案汇报。8月23日的一则新闻披露,玉溪市时任市长在叶国兵等人的陪同下考察了聚光科技。

  中国比地招标网一篇2017年12月发布的文章显示,云南聚光为中标杞麓湖流域村落环境综合整治工程(以下简称杞麓湖村落工程)第一推荐成交单位,中标金额为5658.08万元。后来,云南聚光也曾为该项目向外公开招标来采购设备。

  在云南聚光中标杞麓湖项目的过程中,公司是否获得贺彬的帮助,目前外界尚难得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在云南,云南聚光之前曾获得了云南生态环保厅的相关项目。而贺彬在2017年9月出任玉溪市副市长前,职务为云南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

  建设招投网显示,2017年,云南聚光中标了云南省生态环境厅招标的“云南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省级事权监测能力建设项目”,涉及的三年中标金额为6189万元。

  聚光科技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截至7月8日,云南聚光未收到云南省纪委监委就“叶国兵等5人涉嫌行贿被采取留置措施”通报内容的调查,目前云南省纪委监委正在调查中,以相关部门的官方通告为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聚光科技,工作人员以事件正在调查中为由拒绝了采访。

  安徽徽达律师事务所方正律师认为,此事件对于上市公司的影响,需要看是个人行为还是单位行为,区分的界限是看是否体现单位的意志以及是否为了单位的利益。“包括行贿资金是否通过单位决策程序决定,行贿获得利益是归个人还是单位所有等。”方正说,如果是单位行为,单位要判处罚金,主要负责人以及其他去实施的人员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