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气动敲击锤 >

音乐就是自己打出来 李建平击缶而歌这样锤炼

发布日期:2021-05-22 21:37   来源:未知   阅读:

  早在2001年申奥之初,中国便向世界承诺:给中国一个机会,还世界一个惊喜。中国举办奥运会,凭的是华夏民族五千年的灿烂文化和改革开放30年来的卓越成就,机会给了中国,中国怎样才能给世界惊喜?开幕式是世界踏足中国的第一站,这个幕,该怎么开?

  2007年11月,李建平应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筹办组之邀来到北京。他懂鼓——出生在山西的他,是省武警总队文工团团长兼省锣鼓协会副会长。就像是弹琴需要识谱,他懂得鼓乐的节奏,从10多岁到现在的40几岁,他不摸鼓的天数很少。

  李建平刚到北京,导演张艺谋和执行导演张继钢就说,开幕式上的鼓乐表演要两个效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该“说”到什么效果?一定要别开生面,另创一家,且展现出泱泱大国的好客风范。

  根据张艺谋的设想,他想要的开幕式乐器绝对不是传统的锣鼓。张艺谋说:“有人可能会猜想到我们会用锣鼓,但我们拿出来的形式一定要让世界惊奇,一切表达手段都必须脱俗……”

  起初,他们想到的是“击柷而歌”。三人跑到天坛的乐坊——旧时皇帝的御用乐队,终于见到了这个像斗一样的“柷”,专门听了柷的表演,弄清了这是一种起到指挥作用的乐器,便找专家看能否给柷蒙上皮,做成鼓的样子。但专家坚决否定。

  否决了柷后,他们终于发现了缶。这次专家说,以往听说过在缶上蒙皮敲击的事例,三人大喜,这说明蒙上皮的缶还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确定了用缶作为表演道具后,李建平他们又开始解决缶的包装问题:在乐器基座上雕上“中国龙”,做出四条腿的架子,又染上古铜色的色泽,最后运用现代科技给缶面、鼓槌装上闪闪发亮的LEG灯屏……

  张艺谋讲过开幕式使用缶的意义:这个东西一亮相,要有厚重的气势,瞬间吸引世界的眼球,我们要告诉世界,中国没有敷衍,我们的道具就能代表悠久历史的分量。

  张艺谋和张继钢的要求果然太抽象,究竟创造出一个怎样的表演形式和风格,才能展现一个足够标准却非同寻常的大国风范?

  在李建平三人找“鼓”的过程中,训练已紧急展开。提到训练,李建平一连说了好几个“煎熬”。

  缶阵的表演队员全部来自部队,每天早8时,他们三人和队员一起乘车到北京郊区排练,晚8时回驻地,即使在2007年飞雪飘舞的寒冬,训练也从未间断。

  前期,鼓组的训练称为“实验性训练”,这是个反复更改训练方案的过程。为了创造出一个完美的演奏风格,鼓组写下了上百套方案。

  每晚回驻地,最令大家紧张的是两位导演的检查。白天排练时,摄制组把过程录制下来,晚上回去放给导演看,两位导演看了镜头,行就是行,不行说啥也是白搭……

  事情还是发生了。因排演《千手观音》而妇孺皆知的张继钢,其对待艺术的一丝不苟是整个舞蹈圈尽人皆知的事。张继钢指着三位编导说道:“行不行?不行换人!”一瞬间,长时间浸没在煎熬、委屈中的李建平几个人几乎都落泪了。

  他说,自己根本就找不着北,究竟导演要什么风格?什么样的表演风格才能为中国和世界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挨了半天骂,鼓组几个编导打退堂鼓的心思都有了。但仔细一想,自己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国家交付的这份沉甸甸的责任、荣耀?这样的机会,这样大师级的导演,这样的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的场所,在这里不但能学到舞蹈艺术,还能时刻感受到组织的艺术、独具匠心的创意……这样的机会,人的一生能遇着几回?平静下来,李建平问张继钢:“能不能给一套音乐,也好照着音乐排练?”张继钢硬邦邦甩过来一句话:“要什么音乐,音乐就是你们自己打出来的!”一语惊醒梦中人!

  又是漫长的磨合,李建平和其他两个编导总结出击缶整齐划一的打法:一听,二看,三呼吸。

  所谓一看,指的是队员在击缶时对照左右前后,首先看身边的“邻居”在做什么动作,同时静听周围声响,等到了第三步——呼吸统一了,2008个人的队伍也就整齐划一了,而整齐本质上就是一种艺术。

  对于技法,李建平他们的要求更是精益求精,由于完全无从借鉴,最后甚至发明出“斜切”打法,张继钢看了训练效果大为赞赏,戏称这是“山西刀削面打法”。

  整体动作中,第一阶段的手打尤为出色,三个编导将太极气韵融入技法,队员们高高举起手臂,观众的心忽地一下被吊了起来,这时表演者和观众之间就有了一种“气场”。

  太极的以柔克刚,击落时的气势恢宏,鼓手突然间手动气呼,和声吟诵《论语》名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整场便会欢声雷动。

  在后期排演阶段,鼓槌和部分缶体被现代科技装点成了视觉盛宴,整个缶阵配合发光的LED屏,演绎得天衣无缝!

  在北京的9个月里,很多人知道他去了北京,也都知道一向以鼓为伴的他到北京做什么,但无人想到:奥运会开幕式,李建平他们为世界奉上的,是这样一场视听盛宴!